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勃兰登堡级战列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SMS Kurfuerst Friedrich Wilhelm 1900-2.jpg
腓特烈·威廉选帝侯号
概况
使用者
次型 德皇腓特烈三世级战列舰
建造期 1890-1894年
服役期 1893-1933年
完成数 4
损失数 1
报废数 3
技术数据
艦型 战列舰
排水量 10013吨
全長 115.7米
全寬 19.5米
吃水 7.6米
動力輸出 7500千瓦特
動力來源 双轴三胀蒸汽机
速度 17节
續航距離 4500海里以10节
乘員 568人
武器裝備
装甲

勃兰登堡级战列舰(德語:Schlachtschiff der Brandenburg-Klasse)是德国的首个远洋战列舰船级英语Ship class,也是首批装备無線通訊的德国军舰,它们代表着德国铁甲舰建造的巅峰。该船级由勃兰登堡号英语SMS Brandenburg腓特烈·威廉选帝侯号英语SMS Kurfürst Friedrich Wilhelm魏森堡号韦尔特号英语SMS Wörth组成,与德意志帝国海军的传统惯例相反,该船级不是根据主导舰腓特烈·威廉选帝侯号命名,而是按最先下水德语Stapellauf的勃兰登堡号命名。四艘舰均是在1890年架设龙骨德语Kiellegung、并于1893年完工,仅1894年完工的魏森堡号除外。它们是在阿尔弗雷德·冯·提尔皮茨就任国家海军办公室国务大臣前便兴起,并成为了提尔皮茨在《艦隊法》中要求的战列舰的基石。

勃兰登堡号及其三艘姊妹舰以各类角色发挥了广泛的作用。1900年,四艘同级舰在义和团运动期间被部署至中国,之后完成了大幅的现代化改造。1910年,腓特烈·威廉选帝侯号及魏森堡号被售予奥斯曼海军;其中腓特烈·威廉选帝侯号于1915年被一艘英国潜艇击沉,而魏森堡号则在战争中幸存下来,直至1938年才拆解报废。勃兰登堡号和韦尔特号则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作为海防舰,并在撤出辅助职能前执行过有限的任务。这两艘舰均于1915年作废金属出售。

设计[编辑]

勃兰登堡级舰只是德意志帝国海军建造的首个远洋战列舰船级英语Ship class。在此之前,帝国海军仅为一支沿岸舰队,由齐格弗里德级英语Siegfried-class coastal defense ship奥丁级英语Odin-class coastal defense ship岸防舰负责德国海岸线的本土防卫。[1]1888年底,在海军中将亚历山大·冯·蒙特斯英语Alexander von Monts的领导下,舰只的设计工作展开,并获得了帝国议会划拨给新舰的资金。蒙特斯也成为由新近加冕的威廉二世皇帝所任命的首位海军上将。[2]

勃兰登堡级舰只为最终组建的公海舰队奠定了基础。由于它们代表着德国海军战略观念的转变,因此摈弃了严重依赖外国模板的传统造舰方式。一些实验是在设计过程中落实的,特别是装备在舰上的装甲类型。勃兰登堡号英语SMS Brandenburg韦尔特号英语SMS Wörth都装备了由多层不同材料组成的复合装甲,而后两艘舰则得到了哈威镍钢合金式英语Harvey armor装甲。[3]增加的第三座主炮英语Main battery炮塔也是一项重大创新。尽管概念新颖,但舰舯炮塔在发射时会对周边的舰艛英语Superstructure造成极高的爆炸伤害,导致了这一想法在后续的战列舰船级中被迫放弃。此种布局使得一些文献将这类舰只表述为“原型无畏舰proto-dreadnoughts)”。这是不准确的,因为炮管的长度不同,并且其设计目的是近距离作战,与后来的无畏舰亦有所区别。[1]

整体特征[编辑]

勃兰登堡级舰只的水线长度英语Waterline length全长分别为113.9米(373英尺8英寸)和115.7米(379英尺7英寸),有19.5米(64英尺0英寸)(加装防鱼雷网英语torpedo net后为19.74米(64英尺9英寸))的舷宽英语Beam (nautical),并有7.6米(24英尺11英寸)的前吃水和7.9米(25英尺11英寸)的后吃水。舰只所设计的标准排水量为10,013公噸(9,855長噸),满载排水量则达10,670公噸(10,500長噸)。[4]

与当时德国军舰的标准一样,勃兰登堡级舰只的船体为钢质框架结构,采用纵横方式进行布置;船壳板以焊接方式安装在钢质框架上。船体分为13个水密隔舱并包含一个占舰只长度比重为48%的双层船底英语Double bottom。由于勃兰登堡级易于移动,它们被德国海军视为杰出的远洋船具。它们也对来自舰桥英语Bridge (nautical)的指令反应灵敏,并有适度的转弯半径。满舵时的速度损失为30%,稳心高度为1.05米(3英尺5英寸)。然而,这些舰只在高速行驶时会“被打湿”,并且纵摇严重。[4]船员标准编制为38名军官及530名士兵,而一旦作为分舰队旗舰,编制可增加9名军官和54名士兵。[5]

推进系统[编辑]

勃兰登堡级舰只配备有两套三缸三胀式蒸汽机组,各负责驱动一副直径为5米(16英尺5英寸)的三叶螺旋桨。每套机组均有独立的轮机舱英语engine room。十二台分别有配有三个火箱的横向筒形锅炉,则可向发动机供应高达12标准大气压的蒸汽。锅炉也被分为两个锅炉舱英语Fire room。动力装置的额定功率为10,000匹指示馬力(7,500千瓦特),但它们的实际最大功率值从腓特烈·威廉选帝侯号英语SMS Kurfürst Friedrich Wilhelm的7,223千瓦特(9,686匹指示馬力)至韦尔特号的7,627千瓦特(10,228匹指示馬力)不等。这些舰只的设计速度为16.5節(30.6公里每小時),;但实际上勃兰登堡号最慢,仅16.3節(30.2公里每小時),而腓特烈·威廉选帝侯号和韦尔特号则在试航中达到了16.9節(31.3公里每小時)。勃兰登堡级舰只设计可为锅炉携带650公噸(640長噸)燃煤,但若使用舰上的附加空间,则燃煤的容量可以增加至1,050公噸(1,030長噸)。这使得它们可以10節(19公里每小時)的巡航速度行驶最多4,300海里(8,000公里)。电力由三台发电机提供。配置则因舰而异,输出功率从72.6至96.5千瓦特(97.4至129.4匹馬力)不等,电压为74伏特。这些舰只各有一个单[4]

武器系统[编辑]

同级舰的线条画,在中心线上有三座大型炮塔和两根烟柱。
勃兰登堡级舰只线条画

勃兰登堡级舰只的不同寻常之处在于,它们在三座双联装炮塔中布置有六门重炮英语Main battery,而不是当代战列舰典型的四门炮[1]。其中舰艏和舰艉炮塔承载的是280毫米40倍径箍炮[註 1],中部炮塔则载有较短的35倍径炮管[4]。较短的炮管能够满足炮塔从一侧至另一侧瞄准的要求[1]。40倍径炮被安装在Drh.L. C/92式炮塔上,它可降低至-5°俯角和提升至25°仰角。这两种类型炮都可以发射穿甲弹高爆弹。这些炮弹重达240公斤(529英磅),并使用73公斤(161英磅)重的RPC12型推进剂装药。40倍径炮的炮口初速为715米每秒(2,350英尺每秒)。若以最大仰角,这些炮可以命中15,900米(17,400碼)开外的目标。[7]而35倍径炮则因管径较短,炮口初速亦相应较低,约为685米每秒(2,250英尺每秒)。由此产生的最大射程仅为14,400米(15,700碼)。[8]在12,000米(13,000碼)的范围内,穿甲弹可以穿透160毫米(6.3英寸)厚的装甲带[7]。弹药舱总共可贮存352枚同类弹[4]

勃兰登堡级的副炮英语Battleship secondary armament最初由安装在独立炮廓英语Casemate内的七门105毫米35倍径速射炮英语10.5 cm SK L/35组成,它们是围绕着前部的舰艛英语Superstructure布置[4]。在1902年至1904年的现代化改造期间,这些舰只又额外增设了一门105毫米炮[1]。这些火炮共计可发射600轮,然而在现代化改造后,增加了105毫米炮的弹药舱,使其总共可以贮存1184枚炮弹[4]

这些舰只也配备有八门88毫米30倍径速射炮英语8.8 cm SK L/30 naval gun,同样装在炮廓内[4]。其中四门成对布置在朝舰艏的舷外突出部英语Sponson,另外四门则安放在后部舰艛周围[1]。这些火炮共计可提供2000发炮弹,但是如同105毫米炮一样,弹药贮存量在经过现代化改造后增加至2384枚[4]。它们需要手动操纵,在发射13.8公斤(30英磅)重的炮弹时的初速为590米每秒(1,900英尺每秒),射速大约是每分钟15发,最远可命中10,500米(11,500碼)开外的目标[9]

此外,勃兰登堡级舰只还装备了六具450毫米鱼雷发射管,全部安装至水上部分的旋转炮架上。其中舷两侧各两具,舰艏、舰艉各一具。这款武器有5.1米(200英寸)长,共可携带16枚87.5公斤(193英磅)重的三硝基甲苯弹头,并可设定两种不同的速度范围。[4]在26節(48公里每小時)的情况下,鱼雷的射程为800米(870碼);若增速至32節(59公里每小時),则射程会缩短为500米(550碼)[10]。其中一具鱼雷管在现代化过程中被拆除[1]

装甲系统[编辑]

魏森堡号及腓特烈·威廉选帝侯号受到镍钢克虏伯式装甲英语Krupp cemented armour保护,但由于交付问题,勃兰登堡号和韦尔特号使用的是复合装甲英语Compound armour。复合装甲是由层叠的钢包锻铁板和木板构成,并以多两层铁皮作支撑。克虏伯的镍钢装甲是以哈威工艺英语Harvey armor为基础,它使得钢材上层的碳素含量更为丰富。这种类型的装甲只需更薄的装甲带却可产生更大的强度,使装备它的船舶能够得到更完全的保护。[3]勃兰登堡级的某些部分确实获得了新的克虏伯装甲,包括承载有前部和中部主炮塔的炮座。全部四艘舰都保留了装甲带的柚木衬垫。[4]

勃兰登堡级舰只的装甲带有60毫米(2.4英寸)厚。前司令塔有300毫米(12英寸)厚的侧边和30毫米(1.2英寸)厚的顶部。在水线英语Waterline上方,装甲带的厚度从舰只中央部分的400毫米(16英寸)向前部和后部略微缩减至300毫米。若包含柚木衬垫,装甲带在最坚固区域的总厚度达到600毫米(24英寸)。在水线以下,装甲带则显著变薄;其最厚部分为200毫米(7.9英寸),并在两端逐渐弱化至180毫米(7.1英寸)。舰只的炮塔台有50毫米(2.0英寸)的顶部,以及由三个40毫米(1.6英寸)厚的层板组成、共计120毫米(4.7英寸)厚的侧部。炮座的厚度为300毫米,并以210毫米(8.3英寸)的木材作支承。[4]

建造[编辑]

腓特烈·威廉选帝侯号于1903年

勃兰登堡号作为同级的主导舰,是以字母“A”为订购代号[註 2]于1890年在斯德丁伏尔铿船厂开始架设龙骨德语Kiellegung,并于1891年9月21日下水德语Stapellauf[4]舾装英语Fitting-out工作,包括安装舰只的武器装备则一直持续至1893年11月19日,然后投入帝国海军服役。[12]韦尔特号以字母“B”为代号订购[4],同样于1890年开始在基尔日耳曼尼亚船厂架设龙骨。其舰上的前期工作进度是同级四艘舰中最慢的,直至1892年8月6日才下水。舾装工作则进展迅速,并于1893年10月31日入役,成为同级首艘进入现役的舰只。[12]魏森堡号的订购代号为字母“C”,其龙骨也是1890年在斯德丁的伏尔铿船厂开始架设,并于1891年12月14日下水。它是同级舰中最迟完工的一艘,至1894年6月5日才投入使用。[12]腓特烈·威廉选帝侯号是同级的第四艘及最后一艘舰。它是以字母代号“D”进行订购[4],并于1890年开始在威廉港帝国船厂英语Wilhelmshaven Imperial Shipyard架设龙骨。1891年6月30日,该舰正式下水,成为最先下水的同级舰。它是与其姊妹舰勃兰登堡号在同一天投入舰队服役。[12]

在世纪之交后不久,这些舰只全部被送入威廉港帝国船厂的旱坞进行大型重建。韦尔特号是首个这样做的,从1901年开始。魏森堡号随后于1902年、勃兰登堡号于1903年以及腓特烈·威廉选帝侯号于1904年相继进入船坞。[4]在现代化的过程中,艉部舰艛增设了一座带有舷道英语Gangway (nautical)的司令塔[13]。这些舰只的锅炉被替换为新的样式,并减少了舰舯的障碍物[1]。根据舰只的区别,这些改造致使舰只的重量减少了500至700公噸(490至690長噸)[13]

同级舰[编辑]

舰只 造船厂 命名来源 架设日期 下水日期 入役日期 结局
勃兰登堡号英语SMS Brandenburg 斯德丁伏尔铿船厂 勃兰登堡 1890年5月 1891年9月21日 1893年11月19日 1920年拆解于但泽
韦尔特号英语SMS Wörth 基尔日耳曼尼亚船厂 绍尔河畔韦尔特 1890年3月3日 1892年8月6日 1893年10月31日 1919年拆解于但泽
魏森堡号 斯德丁伏尔铿船厂 拜恩州魏森堡 1890年5月 1891年12月14日 1894年10月14日 1910年售予奥斯曼帝国,后于1957年拆解
腓特烈·威廉选帝侯号英语SMS Kurfürst Friedrich Wilhelm 威廉港帝国船厂英语Wilhelmshaven Imperial Shipyard 腓特烈·威廉 1890年5月 1891年6月30日 1893年11月19日 1910年售予奥斯曼帝国,后于1915年遭英国潜艇击沉

服役历史[编辑]

勃兰登堡号

勃兰登堡级舰只在入役后被分配至第一战列分舰队的第一支队[14],与四艘老旧的萨克森级铁甲舰英语Sachsen-class ironclad在一起。然而在1901年至1902年间,萨克森级被新的德皇腓特烈三世级战列舰所取代。[15]它们参与的首个重大行动是在1900年,于义和团运动期间被部署至中国[1]。远征部队由四艘勃兰登堡级战列舰、六艘巡洋舰、十艘货船、三艘鱼雷艇和六个海军兵团组成,受德国元帅阿尔弗雷德·冯·瓦德西指挥[16]。海军上将阿尔弗雷德·冯·提尔皮茨则反对这一计划,他认为这是毫无必要及代价高昂的。当部队抵达中国时,北京解围战已经结束。结果,特遣部队只得在胶澳周边地区镇压暴动。德国政府最终为是次行动付出了超过一亿马克的代价。[17]

在勃兰登堡级舰只于1905年完成改造后,它们重新加入了活动舰队。然而随着全新的无畏舰在1906年下水,它们被迅速淘汰。结果,其服役生涯受到了限制。[1]1910年9月12日,腓特烈·威廉选帝侯号和魏森堡号作为同级中更为先进的舰只被售予奥斯曼帝国,并分别改名为巴巴罗萨·海雷丁号和图尔古特·雷斯号。[13]在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勃兰登堡号和韦尔特号被委派担当海岸防御执勤,但仅持续至1915年便撤出了现役。同年,这两艘舰都转变职能为宿营船英语Barracks ship,其中勃兰登堡号驻扎在利鲍,而韦尔特号则是在但泽[1]当局原意欲将勃兰登堡号重建为一艘靶舰英语Target ship,但最终放弃了。1919年5月13日,勃兰登堡号和韦尔特号正式从海军序列英语Navy List中除籍,并作废品出售。[14]两艘舰均由一家总部设于柏林的拆船商购入,该企业将勃兰登堡号拖至但泽,与其姊妹舰一同在当地拆解报废。[13]

1915年8月8日,巴巴罗萨·海雷丁号前往达达尼尔海峡以支援土耳其防线,却在途中遭英国潜艇E11号英语HMS E11击沉[18],并造成253人罹难[1]。1918年1月19日,战列巡洋舰塞利姆一世号英语SMS Goeben轻巡洋舰米迪利号英语SMS Breslau离开达达尼尔海峡以袭击英国舰艇。至11:30,塞利姆一世号搁浅英语Ship grounding并遭到空袭,这阻碍了打捞的进度。1月25日,图尔古特·雷斯号来到现场,并将战列巡洋舰拖回港口。[19]图尔古特·雷斯号在战争中幸存了下来,并于1924年被用作教练船英语training ship。后来,它又在博斯普鲁斯海峡担当废船英语Hulk (ship type),最终于1950年代完全拆解报废。[13]

注释[编辑]

脚注
  1. ^ 根据德意志帝国海军的命名法,该炮的官方名称为Rk 28 cm L/40。其中Rk(Ringkanone)表示“箍炮”,而L/40表示炮管长度,即40倍径[6]
  2. ^ 所有德国舰船在订购时都会被赋予临时代号;其中新增编入舰队的使用字母代号,而用于替换旧舰的则使用“(旧舰名)替舰”。[11]
引用

参考资料[编辑]

  • Friedman, Norman. Naval Weapons of World War I. Annapolis: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11. ISBN 978-1-84832-100-7. 
  • Bennett, Geoffrey. Naval Battles of the First World War. London: Pen & Sword Military Classics. 2005. ISBN 978-1-84415-300-8. 
  • Gardiner, Robert; Gray, Randal (编). Conway's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 1906–1921. Annapolis: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85. ISBN 978-0-87021-907-8. 
  • Gardiner, Robert; Chesneau, Roger; Kolesnik, Eugene M. (编). Conway's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 1860–1905. London: Conway Maritime Press. 1979. ISBN 978-0-85177-133-5. 
  • Grießmer, Axel. Die Linienschiffe der Kaiserlichen Marine. Bonn: Bernard & Graefe Verlag. 1999. ISBN 978-3-7637-5985-9. 
  • Gröner, Erich. Jung, Dieter; Maass, Martin, 编. German Warships: 1815–1945. Annapolis: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90. ISBN 978-0-87021-790-6. 
  • Halpern, Paul G. A Naval History of World War I. Annapolis: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95. ISBN 978-1-55750-352-7. 
  • Herwig, Holger. "Luxury" Fleet: The Imperial German Navy 1888–1918. Amherst: Humanity Books. 1998 [1980]. ISBN 978-1-57392-286-9. 
  • Hore, Peter. The Ironclads. London: Southwater Publishing. 2006. ISBN 978-1-84476-299-6. 
  • Weir, Gary E. Building the Kaiser's Navy: The Imperial Navy Office and German Industry in the Tirpitz Era, 1890–1919. Annapolis: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92. ISBN 978-1-55750-929-1. 


在线来源

延伸阅读[编辑]

  • Nottelmann, Dirk. Die Brandenburg-Klasse: Höhepunkt des deutschen Panzerschiffbaus. Hamburg: Mittler. 2002. ISBN 3813207404.